创造属于未来的经典——沐杨时计轩辕剑腕表

Posted by & filed under 最新搜表 .


打破常规,致敬经典

沐杨时计品牌创始人孙沐杨,以卓绝的天赋才华以及对钟表设计的无限热情,从事腕表研发设计近三十年。孙沐杨从事腕表研发设计以来,不断追求时间的创新表达,他希望打破常规,同时致敬经典,设计出兼具美学价值与收藏价值,属于中国腕表领域的高端时计。

正如他关于沐杨时计的品牌主张,“沐杨时计是以非凡的创造向创造者致敬,它从人类灵魂的深处汲取生命的力量,以独一无二的创想,让时间的表达更具人性的魅力。我们既执迷于手表技术的创新,又不断在传统中汲取文化的力量,我们穷尽一切可能让产品达至完美,在当下创造属于未来的经典”。

全球独树一帜的制表创意

孙沐杨成长过程中,自小就被充满爆发力和力量感的事物所吸引,比如对弹射机构的迷恋,尤其是能量的聚积与瞬间释放,一直都会令他兴奋和激动。

从事手表设计的20多年,孙沐杨一直思考如何突破绝大多数钟表匀速的、连续的、相对柔和的、周而复始的时间显示方式。2012年,他从自己儿时的生活经历中找到灵感,设计了世界上第一款弹射时针的腕表,以一种非连续的具有爆发力和男性风格的崭新形式,重新定义了时间的表达。

出于对“冷兵器”的热爱与熟识,在最初规划沐杨时计究竟是一枚什么样的手表,这枚手表又能传达什么精神和文化时,孙沐杨首先想到了最有象征性意义的“剑”来作为主题。因为,剑与无数英雄及传奇故事紧密相连,具有天然的英雄主义气质。于是,团队在浩瀚历史长河中寻找东西方均能接受的文化、造型、图腾、符号来打造手表外观,最后选择了东西方最有代表性的轩辕剑和石中剑来作为设计概念。

他也反复与团队解释脑海中的创想究竟为何,本意还是创造一枚足以让人感受到文化力量传承感的手表。之所以用东方神话中的上古第一轩辕剑和西方神话中的亚瑟王石中剑作为两枚表的设计中心,某种程度上也是他身为设计师的天然职责——传播文化,更诠释了他口中的玩物不丧志,手表之于现代人精神和文化价值双丰收则是孙沐杨钟表设计的主旨。

2013年,仅凭创意草图孙沐杨就获得了业界概念设计的最高奖。之后,孙沐杨一直在寻找机械机心的专家来一起完成这个梦想。历经7年多的时间,这一产品最终得以完成。虽然,中间也遇到了许多的困难,但对于弹射式的读时表现方式,是他一直在坚持,没有改变过的。

技术与艺术的完美结合:与Eric Coudray先生合作

八年前孙沐杨构想了最初的设计草稿,这是一个颠覆性的手表走时方式,突破了传统手表依靠指针圆周运动指示时间的计时方式:时针是呈放射型排列的十二个时针,中间的一把宝剑是分针,分针运行一小时,到达整点的时候,就会有一个时针瞬间沿轨道弹射到表盘外圈。十二点的时候所有十二个时针都会弹出,然后当一点的时候,一点的时针不动,其他十一个时针会瞬间收回到表盘内圈,这也是这款手表最壮观,最具魅力的一刻。

为此,沐杨团队深入瑞士寻找能够实现其宏伟蓝图的制表厂。他们的足迹遍布瑞士重要的制表镇,不约而同得到专家婉拒,原因主要是制造难度太高,涉及到机械手表技术的底层创新。沐杨时计将弹射理念运用到时间显示层面,这在以前还未有据可依,属于行业新突破。

最后,沐杨时计利用集团旗下的瑞士高端钟表资源找到非常棒的合作伙伴-世界三大复杂机心设计师之一的Eric Coudray先生,才华横溢的他是积家球形陀飞轮发明者,积家Reverse陀飞轮设计师以及Cabestan、Louis Moinet等独立制表品牌高复杂机心设计师。在合作的第一阶段,Eric Coudray与沐杨时计的机心研发团队共同设计了一个结构比较复杂,每一个指针弹射时都是独立的机构,繁琐的零件会消耗腕表的能量,机心也不稳定。并且,机心也无法做到小型化,如果按照最初的机心尺寸,成表会达到52毫米的直径与15毫米的厚度,这会显得过于庞大,对于中国人的佩戴习惯来说也并不可行。

孙沐杨与Eric Coudray先生又花了两年时间研究了初型,但最后也因为种种原因推倒重来。现在看到的腕表,采用了一种全新的结构,用一套结构实现所有时针的弹射和收回,结构更稳定,能耗低,机心尺寸更小。目前的腕表直径是44毫米,厚度则是10.55毫米,在上满发条的状态下可以连续运走40小时以上,能够很好地满足亚洲人的身材和日常佩戴。这个重新设计又花了近两年的时间。

挑战瑞士最顶尖的机械加工水准

从弹射理念到结构实现,面临着史无前例的挑战。为了实现Jumping H Hands弹射机心的能量的瞬间弹射与聚集,工程设计人员花费了大量精力进行全新的机心结构设计和结构验证、优化。众所周知,发条集聚的有限能量是腕表最珍贵的动力,而弹射机心在弹射时需要瞬时爆发巨大能量,尤其是在十二点跳转至一点的瞬间,需要将11条指针同时收回,这是对机械结构和能量分配的巨大挑战。

为确保能量的最大化利用,并减少弹射能量的损耗,工程设计人员花费了大量精力对机械机心的结构进行了底层创新,弹射距离与力量也要经过极其复杂且漫长的调教。弹射读时突破以往圆周运动轨迹,采用直线瞬跳指针方式,我们做到了剑身与隐秘式镶嵌轨道的Ra 0.1μm级(微米是千分之一毫米)打磨。13条剑身指针采用钻石刀具加工,实现精致棱线对称度可达0.02mm。再由瑞士珠宝工匠22道手工打磨,光洁度可达Ra<0.05μm。其次,动力输出力矩尤其在十二点跳至一点瞬间11条剑身指针同时收回这一动作研发了很久。

实验多年后,最终以游丝结合蜗轮并通过离合装置的机械原理,实现了瞬跳与截停剑身指针的设计。最后,机心保障了肉眼可见多达13个零件在表盘上走时的稳定性,这样的结构设计已经超过很多顶级表款,十一个指针同时收回的瞬间,具有非常强的视觉震撼力,会给观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因此,这枚表考验的是精密制表与发明创造之间的平衡:既要符合日常佩戴,也要革新读时方式。最终历时5年的技术研发,通过瑞士顶尖机心厂、表盘厂、表壳厂与沐杨团队强强联合,并联合制表大师Eric Coudray两度设计,不断改良,最终突破巨大挑战,才有了如今40小时动力储存的Jumping H Hands机心。该机心实现了三种读时提示功能:弹射读时指示、弹射振动提示与弹射声音提示。三种功能兼具了腕表的新颖读时和动态观赏性。

搭载此机心的君王剑成品在2018年巴塞尔钟表展首度陈列展示,令人震撼的全新体验与世界一流的制表工艺造表获得了广泛好评。

叹为观止的超复杂盘面

表盘是另一个工艺难点,与传统腕表不同,沐杨时计腕表由于机心结构的全方位创新,使得表盘成为机心结构功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就要求该表的表盘既要满足复杂精密的机心运作要求,又要有完美的图案和装饰效果。换句话说,这款特殊的表盘既是美学元件,也是技术元件。该表盘由5层独立元件和12个独立字钉组合而成。其中,最关键的部分是弹射指针的十二条轨道,需要极高的加工精度和表面光洁度。为了保证弹射指针的的稳定滑动,轨道横截面形状复杂;而表盘上表面的纹理是中国上古时期的饕餮纹,纹理细腻复杂,加工难度大,且在加工表面纹样时,不能影响到下面弹射轨道的形状和精度,因此,即使是瑞士最好的表盘厂也不能独立完成这样的表盘制作。

这样独一无二的表盘制造,即便对顶级的瑞士表盘制造厂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战。最终,在沐杨时计研发团队的整合下,该表盘由瑞士最顶尖的表盘制造商和瑞士资深的复杂机心制造商强强联合才得以完成,但制造难度与成本超乎想象。

在当下创造属于未来的经典

在品牌成立之初,孙沐杨确定品牌的理念和主张就是要“创造属于未来的经典”。经典,意味着它具备可以穿透时空的力量,可以一直流传下去。孙沐杨在设计这款手表的时候,也一直在反复自问,这款手表有哪些可以超越时间的因素。

在他看来,沐杨时计产品的经典可以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具有爆发力的弹射时针的时间显示,是分针的周而复始与每个时针的厚积薄发、瞬间弹射的结合,这个过程对人的生命过程是一种象征和隐喻,既有点滴的积累,也有厚积薄发的高光时刻,在任何时代,人生的过程大抵如此;第二,剑文化一直都与英雄和传奇紧密相连,体现出人类与生俱来的英雄主义情怀,这是超越时代的。最后,在设计风格上,我们没有选择机械工业风或其他前卫风格,而是选择了相对传统但历久弥新的新古典设计风格,这种风格能延续上百年,我相信它就还可以继续流传下去。

从这三个方面来说,孙沐杨认为目前的产品具备了穿越时间的生命力,表达了“创造属于未来的经典”之品牌理念。

珍贵稀缺的收藏价值

从设计与制表角度,沐杨时计有四大亮点带给藏家。首先,沐杨时计创造了独一无二的手表走时方式,获得了业界尊敬,让机心技术得以革新。造型结构层面更在制表业史无前例;第二,工艺上联手制表大师与工艺大师,用瑞士最为高超的制表工艺,结合科技制表和传统手工艺来打造,例如手表背面的故事性图案,就是由瑞士高级珠宝匠人全手工雕刻;第三,设计采用新古典主义风格,抒发英雄情怀将东西方文化打通,以动态和静态美展现时间流淌这一主题;最后,由于制表难度巨大且需要不断测试检验,因此产量极为珍稀,适合鉴赏力强的藏家。

Designed in China, SWISS MADE

作为致力于打造世界最高级腕表的中国设计师品牌,沐杨时计只与全球最具实力的制表团队进行合作。而制表业和其他制造业一样,是产业链环环相扣的合作经营模式,因此沐杨时计在设计上天马行空就一定要有最强大的基础工业作为支撑,必然也需要敢于挑战一流的制表专家们。

众所周知,瑞士拥有最先进的研发团队与技术支持,当孙沐杨最初有这个弹射式想法的时候,也在国内与许多专家进行了讨论,最后还是决定选择与瑞士的制表师合作。因为大家一致认为高端腕表领域瑞士制造才是最可靠的。而当中国设计遇到瑞士制造,相信也更令人期待。

此外,表款设计联动性工艺众多,制造需要彼此协作,这一点上飞亚达集团赋予沐杨非常大的自由度。其实沐杨时计无时无刻不在初心中努力向前,哪怕是一条表带、一个表盒、一块表布都力求顶级品质,而且,沐杨打造的是从未有过的发明概念表,它本身就是制表水准的集大成作品,创造了钟表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时间表达,是对未来文化传承的工艺品级手表。

手工匠心,打造非凡艺术珍品

对细节的追求贯穿于沐杨时计亚瑟王腕表的各个环节,盘面上十三条指针是均采用钻石刀具精密加工,实现了精确的棱线和镜面效果。然后,再由瑞士顶级珠宝工匠经过22道工序手工打磨完成。产品的底盖浮雕部分,则由贵金属微雕大师纯手工雕刻而成,精雕图案展现了石中剑的故事,雕琢的石头纹理细致自然,宝剑斜插其中,剑柄处镶嵌一枚天然红宝石,栩栩如生。

一件充满温度的奢侈品

值得一提的是,沐杨时计创造的全新读时方式不会让人们产生距离感,反而会给人带来轻松愉悦和可亲近感。因为,这种创新机构是基于人对瞬间变化的本能性的迷恋。在孙沐杨看来,能量的释放与聚积是生命最本能的特性,瞬间的弹射能给人带来真实的、直接的兴奋感,每一个小时时针弹出时金属撞击产生的声音和振动,会让佩戴者对整点的到来带着小小的期待。一点钟十一个指针的瞬间收回,也会为沉闷的生活带来一点小小的变化和愉悦。

从佩戴角度,腕表最大直径44毫米,厚度10.55毫米,比例上和谐大气,下弯的表耳弧度,佩戴舒适更贴腕;表带的正反两面均采用美洲短吻鳄鱼皮材质(已经获得海关认证和许可),正面为方形纹,背面为圆形纹,佩戴更柔软和舒适。侧面弯曲的表扣设计,保证了表带穿过表扣是平直的,增加了佩戴舒适度以及对表带有较好的保护作用,延长了表带使用寿命。

栩栩如生的产品细节

对细节完美的追求贯穿于轩辕剑腕表的各个环节。例如,采取创意性机心与表盘合二为一分体结构制造表面,是由五大独立件建构盘面,联动机心和剑身指针顺畅运转。起初以高精度刀具雕琢,激光成形4小时加工,随后微米级电铸工艺进行处理,接着手工木棒在放大镜下多道精修,经由特殊的金粉六层叠加印刷工艺,才得以实现独特的、立体的、纹理质感。

时针与分针都采用了超精密的打磨工艺;盘面采用古代饕餮纹的造型设计,以表面铸铁质感还原冷兵器时代的独特风貌;表壳的圈口与表耳运用了铠甲铆钉和镶块元素,全部以独立原件的形式镶嵌于表壳之上;把的处镶嵌天然蓝色宝石,以丰富产品的触感与价值感。

未来规划:以时间塑造经典

对于未来,沐杨时计没有那么迫切的规划,而是希望先将目前的4款产品每一个细节做好,正所谓贵精不贵多。作为飞亚达旗下最高端的腕表品牌,沐杨时计也希望用时间来证明,品牌的目标是中国高端品牌的开拓者与领航者,第一步已经做到了,现正接受藏家与资深腕表爱好者的市场考验,相信在未来会有更多的作品呈现出来。

集瞬间弹射和高端艺术为一体的轩辕剑弹射读时腕表,是人类腕表读时历史上一次值得铭记的创新,开启了一种全新的腕表读时方式和感官体验,该腕表作为沐杨时品牌(MOONYANG)的中国首发产品,现可接受全球预定,敬请关注。

产品配置

沐杨时计轩辕剑腕表

型号:116.1.25.1.1.63.27
机心:品牌独创并由瑞士制造自动机械机心(Jumping H Hands);
成表直径:44mm
成表厚度:10.55mm
盘面工艺:金属精雕;
表壳:18K玫瑰金 (瑞士圣伯纳狗头标和天枰750标认证);
指针:12条利剑形时针, 1条宝剑形分针;
表镜:单面防眩光合成蓝宝石玻璃;
表冠:18K玫瑰金,镶嵌直径3mm钻石切割天然深蓝色蓝宝石;
底盖:18K玫瑰金,装饰手工雕琢精美浮雕;
表带:手工缝制双面美洲短吻鳄鱼皮,深棕色;
表扣:18K玫瑰金,马蹄形态表扣;
防水:5bar。